水瓶草莓加牛奶

这里水瓶w主aph米英/凹凸瑞金,安艾 博爱党

【瑞金】一直注视着你

-私设有注意避雷
-ooc属于我
-cp的话是金→←格瑞←黑金  这样的感觉

金的体内还有一个人住着,那个人只是借金的眼睛冷漠地看金所看到的一切。

“格瑞!我们一起去打任务吧!”
金在大厅刚接完任务,抬头老远就看见了格瑞的身影,他快步追过去手臂在空中划出大大的弧度试图让格瑞注意到自己。

格瑞微微侧头用余光瞥见友人正向自己冲过来,他并没有停下脚步等金的意思叹了口气想着“随他去吧”,随后格瑞就叫住了路过的裁判球,调出了任务面板后翻找着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的任务。

“格瑞!我叫你好久了为什么不理我啊!”金终于跑到了格瑞的面前,他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样子张开双臂挡住了格瑞的去路。

格瑞看着金手中的任务面板没有回答他的话,“不是说做去任务么?”

“我就知道格瑞你肯定会同意我的!我们俩组队一定天下无敌了!”金瞬间扫除了脸上的阴霾,开心的蹦哒到格瑞身侧顺手就搭上格瑞的肩膀。

“…………”
那个和金长的除了发色瞳色不同几乎外一模一样的少年,他坐在画面前犹如看电影一般,他与金相伴而生却只能呆在这个虚无的空间以金的角度看着世界,他双手环抱膝盖坐在前面,黑红的眼眸中倒影的是屏幕上格瑞挡在前面挥舞着裂斩向鬼狐天冲砍去,矢量箭头也赞美的配合格瑞抵挡攻击。

少年如痴如醉的欣赏“电影”,能如愿看到想看的人可不是常有的事,因为他现在还不是身体的控制者。

“什么时候才能换我呢…?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让你做那种简单的任务而遭到鬼天盟的偷袭呀。”少年站起来随意地拍了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少年发出刺耳的笑声回荡在空虚的黑暗中,他向屏幕走得更近了一些,他触摸定格在所爱之人的画面冰冷的玻璃触感从掌心传来,“你一定会希望和我快些见面对吧,格瑞?”

“谁来…谁来救救格瑞啊!”金被鬼狐吊起在空中,眼睁睁看着雷神之锤一下、两下落到格瑞身上,血肉模糊。

等到了,金的求救。
“如此真挚的请求,我怎么能不同意呢?”少年笑了,露出虎牙却没金那般可爱尽显露凶恶的神色,“我会帮你救出格瑞的,我什么都会帮你完成的。所以,把身体给我吧。”

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少年面前,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自己。

金向少年微笑着伸出手,“拜托了。”

回神过来少年已经获得了身体的掌握权,他目及之处是瘫在血泊里的格瑞,还有伤他性命的鬼狐天冲。少年露出狰狞地笑容挣脱鬼狐施加的束缚,黑色的矢量箭头疯狂的直追鬼狐,它们把所到之处破坏得惨不忍睹,鬼狐只得跃起在空中摆脱箭头的追击。少年把鬼狐引到空中的计划毫无偏差的成功了,他在力量形成的黑色漩涡中心将力量集中在脚踝奋力跳起,给了鬼狐最后一击。

“……金?”格瑞吃力的撑起负伤的身体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血液染红了双目只能透过模糊的影子环看四周。

少年听闻虚弱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欣喜的跑向声音源头,他蹲下身体想把格瑞抱起回大厅进行治疗,可眼前的人却躲开了自己伸去的手。

少年愣住了,呆呆地歪头看着格瑞似乎是在等待格瑞解释,但是他得到的只有防备的眼神和被裂斩刀刃相对。

“你是谁?你把金怎么样了?”格瑞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金,忍着伤痛质问面前陌生的人。

“真过分呢,我明明一直都在注视着你,他了解你的一切我也都知道。”少年没有注意到脸庞划落的水珠,他只是笑着、笑着。

“我的名字也是金啊”

金再次醒来是在凹凸医务室,粉砌的天花板和清淡的花香这都是刚才为止那个世界里没有的东西,他用手肘撑起身体靠在床上,侧头看见格瑞就坐在自己的床边注视着手中一块黑色的箭头。

“你醒了?”格瑞注意到金的动静便收起了手中的东西放入口袋,他认真的看着金的双眼略带关心的语气询问金的状态。

他应当是放弃了身体主权。

“嗯,已经没事了。”金挠挠头微笑着回应格瑞的问题,他如是想能回到有格瑞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少年闭上了眼睛,在哪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他什么都不想再看到。

【安艾】

-感谢 @马鹿ooc野郎 太太授权给我写文qwq,写成这样真的抱歉啊啊啊orz
-原作指路http://bakayaro.lofter.com/post/1e1c09b5_109a3aaa
-没文笔没文风(咸鱼瘫)
-安艾真是太好了TAT

艾比没想过除了自己的衰仔弟弟会保护自己
之外,还会有个呆子会不惜遍体鳞伤也要挡
在自己的面前。

凹凸大赛的预选期即将要结束,艾比想到这
里心里一阵恶寒。她来到这个星球之前完全
没有清除明白到这个比赛到底是有多么残
酷,强者踩着弱者的尸体胜出,所谓的肉弱
强食在这里就能分外能体现。如果积分不够
而不能晋级的参赛者该怎么办呢?丹尼尔大
人从没提到过这个事情,但这个大赛总不会
好心到把失败者放回自己的星球吧?更何况
在这里互相残杀都会被允许。

积分不够啊…

安迷修还是始终贯彻着他的骑士道,一次又
一次的将艾比护在身后保证攻击不会波及到
失去战斗能力的艾比,他轻微侧过脸,白色
衬衫因战斗而破烂不堪。

艾比回应式地抬起头看着安迷修,自己要是
再强大一些没有被难缠的敌人盯上的话,安
迷修也不用沦落到被打得满身是伤,艾比不
甘心地咂咂嘴,不顾可能会被敌人击中的危
险向安迷修靠近了些,启唇呼唤
他“喂――白痴骑士。”

不快些的话,就要被淘汰了。

“快过来…”艾比的脸颊微微泛红,她抛弃
了往常对安迷修盛气凌人的气势,手在空中
上下摆动着左手示意安迷修走到自己的面
前。

“哎?”安迷修有点吃惊,艾比从来没有在
他专心战斗的时候打断过,这还是头一次。

“哪来那么多话!快点!”
“哦…哦!”安迷修从来都有好好观察艾比
的一举一动,甚至能通过表情变化来判断艾
比的心情状态,可是这次安迷修看不透艾
比,心中却涌现股强烈的不安,他将冷热流
收起放在背后稍微弯下腰,认真注视着艾
比。

“太高啦!再蹲下来一点!”艾比皱着眉头
把一直戴着的围巾取下来了,那是她最喜欢
的一条。

艾比帮安迷修把围巾戴好,故意把围巾上印
有“love”字样花纹的一面系在了安迷修的
心脏的位置,动作轻柔缓慢生怕这一刻转眼
即逝,她想反正这个笨蛋骑士是不会懂是什
么意思。艾比抬头望见他那一双清澈的双
目,虽没任何言语却无不流露出温柔和关
心,艾比也就认了自己果然还是喜欢这个恶
心帅的家伙“长的挺帅却是个呆瓜!”

“姐怎么可能拖后退。”艾比拽着围巾踮起脚尖忽而凑进安迷修的耳旁,她不想看见骑士的任何表情,尽管她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但也作罢。

预选期结束。

艾比的身体发出黄色的光芒逐渐被一点点吞没,消失在好似希望的光亮中,只留下安迷修恍若失去一切的无助眼神。